1. Michael Mindes 說明為什麼要使用 Tanga? (2010-07-09)

Terra Prime

為什麼出版商會將其下一款遊戲可在Tanga發售而價格還比零售低?  Tasty Minstrel Games的Terra Prime 最近以建議零售價一半的價錢在Tango上出現,這正解答了以上的問題。TMG的老闆Michael Mindes在他的部落格中解釋:

簡單的答案是因為銷售額停滯不前。當然,遊戲在2010年一月才發行。  讓我告訴你一些銷售數字:

  • 一月 – 通過標準的分銷管道售出444件
  • 二月 – 從分銷管道售出30件
  • 三月 – 從分銷管道售出12件
  • 四月 – 從分銷管道售出10件
  • 五月 – 從分銷管道售出8件

   現在還有800-1000件的存貨,目前的銷售水平當然是不夠的。



這些數字是一個例子,什麼可以被認為是遊戲銷售的半衰期:在第一個月的銷售,如果一個出版商具有實力堅強的遊戲並且有好的宣傳,一定數量的遊戲會進入分銷的店舖。但是一個月以後,洪水般的訂單變成了涓涓細流,因為遊戲已經在店的貨架上等待出售。現已解散的Reiver Games的Jackson Pope2010年2月的部落格文章 寫過同樣有關流動資產的問題,以及遊戲如何不符合資格:

如果我所有的資產只有存貨,那麼在我賣了足夠數量的遊戲去資助下一款遊戲前,我絕不能做新遊戲。

當然,另一個相關問題是你不知道存貨還有多少的價值。 你知道你為它付出多少。如果你把它賣了全價、批發價格或平均價格,你會知道它可能的價值。但你不知道你能賣多少。 您可能昨天已經賣掉了最後一款遊戲你的存貨只可變成廢物。 或者更糟:以廢物支付給倉庫。



這是那些渴望發行遊戲的人需要記住的事情,無論是自己設計的或是其他人的作品..









法國設計師 Bruno Faidutti 提名 Linq 成為他2010年的年度遊戲– 原本由Erik Nielsen設計,然後由BeWitched Spiele的 Andrea Meyer 俢改和再版法國版本的LINQIn Ludo Veritas進一步俢改,並加入間諜主題,否則這會是一個沒有主題的派對遊戲。 這裡是Faidutti對遊戲的描述:

這個理念非常簡單。 其中兩位玩家是間諜,其他都是反間諜。 間諜之間有暗號幫助他們彼此相認 - 但他們不能說出這個暗號或這個暗號基礎上的字詞。每個玩家輪著說出一個詞,直到所有的玩家都表示了兩個詞。 然後,所有玩家同時用手指向兩名他們懷疑是間諜的玩家。當然,每個間諜會指向自己以及他認為是他的夥伴。 間諜的目標是互相相認;而反間諜的目標是要抓住間諜和被誤認為是間諜。
當閱讀的規則時是很難想像它是如何運作,甚至很難相信它可行。但當遊玩時,它會順利地進行,像更微妙的遠房親戚Taboo。它輕,很有趣,它很聰明,我不覺得它像任何其他我玩過的遊戲。


Faidutti 的年度遊戲亞軍分別是被評為"最佳德國風格的燒腦遊戲”(best German-style brain-burne)-Andreas Steding的Hansa Teutonica 以及被評為"最佳老派征服遊戲"(best old-school conquest game)-Bruno Cathala 與 Ludovic Maublanc的 Cyclades為什麼當大量的遊戲玩家都選擇出他們的個人年度遊戲的同時,我們卻只重點式地提及Faidutti的選擇呢?首先,Faidutti寫得很好,言簡意賅,在他的16個提名他都有提到每一個有什麼吸引他。 第二,也是更重要的是,他的口味涵蓋了整個巨大的遊戲產業,從派對遊戲到輕量級卡牌遊戲,到戰略遊戲以及家庭遊戲都有。 我的愛好同樣廣泛地覆蓋,我欣賞他提名的遊戲種類。 他的名單是一個典型的前16強對賽表的Bizarro 世界版本;不是“那一隊籃球隊是最好的”的問題,而是比較一個籃球隊與一支曲棍球隊與數學俱樂部與戲劇俱樂部。









Biblios – IELLO's version of Scripts & Scribes
Steve Finn自己出版的紙牌遊戲 Scripts & Scribes一個規則簡單,虛張聲勢,玩法互動的傑作。現定2010年9月/10月由法國出版商IELLO以新的插畫和一個新的名字: Biblios出版。 Finn已經指出他將在美國自己發行這遊戲。
對於那些不熟悉遊戲的,這裡有一個簡短的描述:玩家互相爭奪五類中的多數。上半場的遊戲是選牌階段,由行動玩家抽n +1的卡牌(n 代表玩家的數目)一次一個人,該玩家保留一張卡,一張卡放置在拍賣樁,翻開其餘的卡牌。 其他玩家選擇一張卡從這些面朝上的選項。 有些卡可以讓玩家調整類別的價值,每個類別都在3點開始。選牌階段結束後,玩家透過使用手上的類別牌和黃金來競投拍賣樁中的卡牌。拍賣結束後,玩家展示其持有的卡牌,看看誰獲得最高分。










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 (2010 edition)



遊戲名稱:詭宅驚魂 (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)
出版商: Avalon Hill 2010年10月5日
玩家:  3-6人
年齡:  12+
價格 : $50
語言:  英語

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合作設計師 Bruce Glassco 2009年11月23日在BoardGameGeek 公佈這個遊戲的第二版。下面是摘自該公告

 

以下是我們正在努力的版本(注意,其中一些可能會有所變動,所以不要妄下定論:
  • 新劇本!
  • 修訂和重新平衡過的舊劇本!
  • 新的物品和事件卡!
  • 新的怪物,現在有更多的圖案!
  • 新的封面!
  • 根據FAQ來修訂的新規則!
  • 修訂和更新的配件(地下湖(Underground Lake)到地下)!
  • 新機制(某些情況下):隱藏的叛徒!



2010年7月10日更新: 我知道Wizards of the Coast對新版本的Betrayal的要求,和WotC如何介紹遊戲:

在樓梯上吱吱的腳步聲,一些死和惡臭的氣味,覺得有些東西在你的背後爬下來 - 你將可以在更新了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找到,甚至找到更多。 這種樂趣和懸念遊戲幾乎每一次你玩也是一種新的經驗 -你和你的朋友探索“山上一個相當老的地方”,直到一個神秘的意外事故發生在其中一個玩家身上甚至是所有的人! 為您的所有朋友和家人帶來一小時的樂趣。


這些功能是Glassco在BGG的文中特別提及關於新版本的”關鍵賣點”,特別是:
  1. 劇本裡面更新了,新增8個新劇本 - 其中一些加入一個新的“隱藏叛徒”功能的遊戲機制。
  2. 物品卡已更新,多了5張新卡!
  3. 單調的遊戲標記已被重新設計使其更容易識別。
  4. 令人興奮的和引人注目的封面設計。

遊戲發行日期鎖定於2010年10月5日 - 所以你有大量的時間來計劃萬聖節遊戲派對...

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 (2010 edition) – promo from the WotC catalog

 







遊戲名稱: Battle Cry
設計師:  Richard Borg
出版商: Avalon Hill 2010年11月
玩家:  2人
價格 : $60
語言:  英語

Richard BorgBattle Cry,在2000年由Avalon Hill出版,現在擁有了AH品牌的Wizards of the Coast要發表一個新的版本。Battle Cry,是兩名玩家重新演繹南北戰爭的戰役,是 Borg 的Memoir '44, BattleLoreCommands & Colors前的作品,已經絕版多年,終於可以再一次發售。

而且不是僅僅重印遊戲,Wizards of the Coast將會增加一倍場景包括在遊戲中。 這裡是從出版商目錄的簡短描述,也為我們提供了遊戲大概的模樣︰

南北戰爭現在在我們的手裡,你必須選擇成為聯盟或同盟力量的領袖。指揮你的將軍和直接率領你的步兵,騎兵,砲兵在30個不同的場景,各個歷史戰役的地形特點和部隊部署的 - 從 第一次馬納沙斯之役(First Bull Run)與 Wilson’s Creek到 普雷里格羅韋(Prairie Grove) 與 蓋茨堡(Gettysburg)

歷史可能已被寫下,但在Battle Cry,每個戰役的結果則由你來決定。 隨著你的戰略和戰術,你可以力挽狂瀾帶聯盟(Old Glory)或邦聯(Dixie)取得勝利。


這裡是在新版本的組件名單:
  • 1本規則手冊
  • 1塊遊戲板
  • 60張指揮卡
  • 46個雙面地形磚
  • 9個雙面壕溝/田野標記
  • 14個雙面旗標記
  • 8個對戰骰子
  • 1張旗標籤紙
  • 每方各有61個耐用的塑膠模型(共122個)。

ckak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CHONG
  • 這些新聞是你翻譯的嗎?
    我覺得新聞是你的部落格很重要的一個吸引之處!!!
  • 一開始是我在翻譯的,但後來我們有專門的團隊成員輪流負責翻譯新聞,
    每一篇文章都有譯者的ID,我會做最後的校稿與審核。

    heyjude0929 於 2010/07/16 01:09 回覆

  • 每天都期待看到新文章的JS
  • 很棒的文章!也請多多努力,加快更新時間!
  • 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希望能夠每天寫,
    但我只是個苦命的研究生,團隊其他人也有自己正職的工作要做,
    我們只能盡力寫,但有一定的極限,而且我們也不希望把興趣變成工作。
    當然很感謝你的支持,我們會繼續努力,提供讀者高品質的文章。

    heyjude0929 於 2010/07/18 21:45 回覆